#網絡文學

我和BF這九年·讀研

我不知道若甫的哥哥怎麼知道的我的手機號碼,可能是哄騙了單純的若琳吧。他給我打電話約我談談。 他對我的口氣依然不好,但是不是暴怒。我也儘量不去刺他的痛處,還一口一個哥地叫他,跟他說「既然你已經知道我和若甫的關係,我們又是同齡人,我希望得到你的理解。」他哥哥堅持說我是在害若甫,說他應該有他自己的未來和前途,應該結婚生子,說他自己應該做到做哥哥的義務。 我中途有好幾次想責問他為什麼不早來關心他的弟弟,現在又跳出來幹什麼。但話到嘴邊都淹下去了。我實在怕他再次暴怒,我不想和他動手。如果動手可以把他的腦袋裡的思想改變,那我肯定願意。 他哥還談到了還我錢的問題,說他會努力還我。我讓他自己把自己照顧好就行了,他說我那是在侮辱他。想想他幾年裡也曾給過幾次若琳學費和生活費,我也就沒再和他爭論什麼。但是,我和若甫之間的確不是經濟糾紛,即使是,還錢也輪不到他。 他哥起身時候還丟下了一遝錢,大概有幾千塊,說給我修車玻璃。我沒有罵他,起身沒拿就走。他轉了個身又把錢拿走了。 2009年的春節,若甫的情緒很糟糕,因為他媽媽一直吵著要回家。我知道,若甫也開始漸漸地意識到別人議論的力量,他怕回家去面對他所有的親戚,怕他的母親繼續承受別人指責的屈辱。 後來若琳直接從南京到了北京,在若琳的勸說下,她媽媽終於同意了在北京過年,但前提是把他哥哥也叫過來,還要在年前回家給他爸爸上墳。 隨著他母親精神狀態的漸漸好轉,以及我後來忍不住地多次看望,若甫的母親可能漸漸明白了我們的關係,也漸漸明白了那天戰爭的原因。因為,他媽媽沒有對我再表現出以前的熱情和感謝,但是也沒有明顯表示對我的討厭和憎恨。 這樣的狀態,我和若甫都比較能夠接受。我們共同認為只要他媽媽不是激烈地反對,隨著時間的推移她終究會能明白我們兩人是真心地對待彼此。況且,中間還有一個若琳。退一萬步說,他媽媽那時候也不一定非常確定地知道我們的關係,可能也還是處於朦朧中吧。 可是,「善良」的人們總是喜歡盡一切可能來完成他們的社會義務。 元宵節過後,先是他哥哥登門造訪,把大概的情況透露了一點給他媽媽,讓他媽媽勸說若甫別再和我這個變態交往。後來,他的伯伯和嬸嬸又來到了北京,跟他媽媽仔細地談了一次,大概內容就是傷風敗俗,千古駡名。 這樣的刺激對於若甫可想而知。若甫完全沒有料到他們會直接地找他母親談這些問題,而且直接把這樣的炸彈扔給了半身癱瘓的母親。我至今也想不出他哥哥是出於什麼樣的心理,難道僅僅是出於自己扭曲的「家庭責任感」嗎? 若甫和他哥哥的矛盾再次升級。若甫的每一次發火和失態,我只能緊緊地抱住他,有多少次,有無數次我都想自己一走了之,讓我這唯一的「變態」徹底遠離他們曾經穩定的家族圈子。可我又深深地知道,那時候的若甫已經不是以前的那個他,他早已確信了他對我的感情,早已在情感上無法回頭。 事情的轉捩點發生在去年的四月份。 我在經過很長時間的思考和掙扎下決定向若甫的媽媽認罪,向若甫的哥哥以及他所有的親戚認罪。 當然,我首先去的是若甫他們的住所。我給若甫的媽媽跪了下來,請求他的原諒和成全,告訴他我並不是那個害了他兒子一生的人。那天,若甫並不在場。 若甫的媽媽流著眼淚地告訴我,「你讓我們一家都無法回去了啊!」若甫的媽媽幾乎是用盡了全身的力氣從輪椅上滾了下來,試圖給我跪下,她求求我離開若甫,求求我給若甫幾年的時間,這樣若甫可以還清欠我的錢。 在那樣的場景裡,我沒有辦法做任何思考,面對他的母親用生命、用尊嚴給我的一「跪」,我體會到了世俗的力量比一塊磚頭重的多。 我們都在說,作為同志要承擔世俗的力量,可我們的父母他們同樣要承擔著別人的指責。而這些,若甫本不用承擔,若甫的母親更不用承擔。 那天,我向他媽媽保證以後離開若甫,當然我撒謊了。我只是不想讓這場矛盾越鬧越大,不想讓他媽媽受到更大的傷害,更不想若甫再受到傷害。 我和若甫的矛盾和掙扎就是發生在這個事情過後。 我告訴若甫我可能要走了,也想出國,若甫問我是不是他哥哥又威脅我。我說不是,我說我想讓自己冷靜冷靜,也讓他自己冷靜冷靜,更讓他的哥哥冷靜冷靜。 若甫始終沒有相信我說的話,和我再一次發起了火,那次他的火氣比前面任何一次的大。 他扔了車鑰匙,砸了手機,把我的嘴角打出了血……。 我最終也沒有告訴他關於他母親給我跪下的事情。我不想讓他再去背負他也許到今天也不能理解的屈辱,畢竟他對這個同志世界公認的難題還瞭解的太少。他一直天真而淳樸地認為他只是愛上了一個人,而恰好那個人是我,又恰好我是個男人。 從他媽媽給我跪下的那時,我就再也沒有去過若甫住的地方。 若甫漸漸不再砸我的東西,漸漸也不再對我發火,可能他漸漸地明白了所有的一切吧!當然,我也沒有立即真的出國或者離開。 若甫有時候會偷偷地回家,然後抱著我掉眼淚;有時候,他也會到我的班上給我送飯;有時候若甫和我也會去看電影,然後一起到海澱醫院門口分開。 2009年6月,我去了美國和加拿大。 2009年7月,我去了澳大利亞。 2009年7月,若琳放假回到了北京,那個月我被人騙了40萬。 2009年7月,我在北京買房。 2009年8月,我和若甫回到了仙林。 2009年8月,我們再一次爬了黃山。

  • 我和BF這九年·讀研

    我和BF這九年·讀研

    我和BF這九年·讀研
    2009年8月。 我們回到南京。 我們兩人去南京的目的就是去一趟仙林,但都堅持地認為要再坐一次70路。 我們從中華門誠的地方一直步行到丹鳳街。 可能是由於到達仙林路線的增多,70路已經不再那麼擁擠。 70路車還是那個白底藍皮的車,裡面的車把手廣告似乎都不曾換過,熟悉的報站聲,熟悉的站名,永遠熟悉的駕駛員的聲音,「前面啊下啊?」 知鳥跟隨著我們的車一路鳴叫,它們隱藏在那闊闊蔥蔥的法國梧桐樹後,它們那麼歡快、那麼自由地生活在城市裡的大街小巷,它們有它們的朋友,有它們的兄弟姐妹,它們生活在一起,但又互相給對方留出足夠的距離,但又總能完全一致地發出齊整的聲音。 是的,那不是它們的鳴叫,那是它們譜寫的一曲曲和諧的樂章。 我們在亞東新城區的最後一站下車。這裡已是暑假,學生不多,但也不少,跟我們那時候在這一樣。 但是,遠遠近近的繁華早已把5年前那個荒蕪的仙林淹沒:學校對面的大坑早已不在,那家新疆麵館被一個很大的蘇果擠佔,曾經上網的地方現在已經是一個社區,社區的窗戶上、牆上到處貼著「日租房」的廣告。 仙林也有了自己的商場,有了KTV,還有我們曾經到市區才能吃到的「小爽」。 我們看著彼此的臉龐,看著彼此的雙眼,周圍的一切恍如隔世一般陌生又熟悉。那些奔跑的學生裡,能否還能找到曾經的我們?那些行走的人群中又有幾人能認出我們? 這裡,曾經留下了我們的青春;這裡,曾經留下過我們的愛。 「繼瑜,拍張照吧?」 「別拍了,不是那個仙林了。」 「繼瑜,還是拍張吧,就在我們的校門口。」 「拍吧,就當我們還在這。」 我們去黃山沒有自己開車,而是坐的火車。 若甫堅持不坐纜車,我們就上山下山都沒有坐纜車。那次,我們在山上過了兩夜,兩人瘋狂地做愛,彼此地需要,在一個不被世人打擾的聖地,在一個遠離父母和親人的山裡。 「若甫。」 「嗯?」 「如果有下輩子,你千萬記得還做個現在這樣的男人;我也還做個現在這樣的我,我也是男人;但是,我還會去愛你。」 「我也會愛你,下次我追你。」 那天在黃山,我給父母打了個電話,很平靜很冷靜地告訴他們我不會結婚。 後來,我先把我和若甫的關係先告訴了我的哥哥姐姐,繼而讓他們轉述給父母。 一年的時間過去,我的哥哥姐姐已經對我「死心」,只是我父母偶爾還會在電話裡讓我「找個女人,試試。」 2009年9月,誠離婚。 2009年9月10日,我認識若甫的第9個年頭,我離開了北京。 為了我一生最好的兄弟,為了他的事業和我的事業,我回到了南京。 若甫在一個跨國公司上班,各方面都很好。他的媽媽由一個保姆照顧,一切也很穩定。他的哥哥時常去看他們,只是若甫不再和他講話。 我離開北京的時候和若甫說,「為了誠,我必須回去南京,你等我一年吧,就像我等你出國回來一樣。」 若甫對我說,「代我向誠問好。」 我們的分別和分離,大家都看的很淡也很理性,因為我們彼此深信,對方都不會愛上任何一個人。 2009-2010年今天: 中途,我會半個月回次北京,和若甫見面。若甫也會到上海出差路過南京,我們也會見面。 房子若甫在裝修,我告訴他,「所有的傢俱全部水曲柳實木,不要一點點塑膠和玻璃,不要一點點其他的顏色。」 他說,「好。」 房子的名字是若甫。 2010年9月10日,是我和若甫認識的第十年,也是我們再次相聚的日子。 2000年9月10日,是我和若甫初次見面的日子,也是我愛上他的日子。 24/02/2020
  • 我和BF這九年·讀研

    我和BF這九年·讀研

    我和BF這九年·讀研
    後記 一、背景 1,關於我以及帖子 從8月25日到今天,本貼一共歷時13天。 全文共17萬字(不包括回復性文字),日均萬餘字,平均每天睡眠5個小時,其餘的時間全放在這個帖子上。共抽煙23包,白酒1瓶,速食麵未計算。 之所以這樣「不要命」地寫,主要是想趕在9月10號前寫完,而9月10號是我和若甫約定的一個特殊的日期。 2,帖子的真實性 一直不太想回復這個問題,但到了今天也覺得說一下無妨。你我都是網路中的符號,只不過是一個ID而已,所以也沒有什麼生命的交集。 本文80%的情節都為真實發生的事情,尤其是第一部分和第三部分。然而,我把很多事情的順序以及時間都換了一下,有的是刻意為之,有的是記憶誤差。比如我和若甫的生日,其實我們倆都是獅子座,只不過都過的是陰曆的生日,而在學校一般過陽曆,我們就錯按錯來,一直按照陰曆的日期過陽曆的生日了。 文中虛構的部分主要有四處:第一處是若甫打電話讓我送他父親回家,實際情況是那天我走後又回去了,看他蹲在地上哭就安慰了他,主動幫他把父親送回去了。第二處是他哥哥這個人,他在南京就曾阻止過我們交往,文中我沒有提。第三處是文章的最後,就是我們分開一年的原因,其實這個原因是因為我們的事情被鬧開了以後,我已經無法在原來單位待下去,而我父母逼我「相親」。更為重要的是,我為了照顧很多人的情緒,隱瞞了若甫也相親了兩次的經歷,這就發生在去年。他的相親導致了我們激烈的矛盾,最終綜合所有的原因我回到了南京。第四點是我和誠的關係,誠在後期對我若有若無的愛慕曾讓我擔心,我們曾經發生矛盾也發生了一些曖昧,這讓若甫和誠的關係有些惡化,當然也危及到我和若甫的關係了。 另外,文中的很多場景和對話都是不想匹配的,也有很多是我自己編的,那些對話那麼多年過去了,誰還能記得啊!只是一些重要的場景,比如黃山,他哥哥罵我,我和若甫的爭吵這些事情我還記得。 生活本就是複雜的,而且有時候複雜到自己都不敢想像。我們的靈魂和肉體有時候又是分裂的,分裂到你自己都討厭自己。 3,我的名字之所以為「憶」 首先我是在懷念過去的從2000-2009年,這一段時間是我和若甫的感情從零到有,再到掙扎到最後確定的過程。2009年的一年屬於我們分離的一年,也是我們彼此給對方冷靜的一年。 其次,若甫的改變很大,無論從性格還是從辦事的方式方面都變得強硬而直接。這可能和他經歷了這麼多波折有關,也有可能是從農村出來的孩子更容易受到衝擊吧。所以,我取名為「憶」,即懷念過去那個什麼都需要我照顧的若甫。 最後,我是想強迫我自己忘掉曾經的一些不美好,包括他的也包括我的。我想重新拾起一些美好的東西,把它們留住,防止我只記得不好的東西而影響我們的感情。 4,「若甫和繼瑜的含義」 「若甫」兩個字的首字母和他真實的名字相同,另外他的英文名大概也可以翻譯成這樣。 「繼瑜」即你們所猜測的「給予」。本來打算寫成「繼愚」的,但是看起來後一個字不太好。 二、其他人物現狀 1,誠 誠在這篇帖子裡著筆並不多,但沒想到引起那麼多的關注。我分析了原因,可能是因為我對他曾經的喜歡吧!我把他身上的缺點都隱藏了,只留下了他的閃光點。 誠現在和我一起經營著一個公司,一個俱樂部,一個飯店。誠去年離婚後,孩子判給了自己,財產損失較大。他面臨著很多的現實壓力,不管是作為父親還是作為兒子,他的壓力都很大。更為關鍵的是,誠中間因為某些原因被判刑,但是緩刑了1年。當然,誠不是壞人。 我和誠的關係現在是好朋友,好兄弟,雖然他若有若無地對我表示依賴,可能是比較腐吧。他覺得我喜歡他,有時候就得了便宜賣乖。我有時候靈魂出竅也會和他曖昧一下,所以中間曾經發生過接吻和擁抱這類的事情(接吻是喝醉了,而且和若甫吵架)。 2,若琳 若琳在大學的時候曾經談過一個男朋友,後來因為若琳出國就分手了。若琳現在的性格比較幹練,也比較獨立,有時候甚至會給我的很多事情出謀劃策。當然,若琳知道若甫和我的關係不久也知道是我追的若甫,或者說她知道了他哥哥可以愛一個女人的,曾經中途站在了倒戈我們的一邊。但是,我從沒有怪過她。 3,若甫的媽媽 若甫的媽媽身體現在比較穩定,自然精力就會好很多,自然就放在了我們的關係上。她媽媽從那次矛盾過後,對我的態度改觀很大,當面罵我不是人,背地裡也覺得對不起我。 4,若甫 若甫現在在一家「跨國公司」上班。他的條件和前景現在都很好,各方面比較穩定,只是工作壓力很大,經常加班,經常出國。 我們的感情沒有帖子裡寫的那麼穩定,但彼此相信。有一點,就是我們10號見面,他肯定不會像從國外回來那麼瘋狂,畢竟那時候我們無憂無慮,完全自由。 我們從去年到今年的時間裡,見面的時候他還不時地會說想和女人怎樣怎樣的話,這些都是他隨口說出來的心裡話。這讓我很擔心也很難過,也可能是促使我這篇帖子的原因吧!所以,他終究是個直男。 三、其他雜亂的事情 1.,有關於所謂的「婚禮」 這個事情就發生在今年我的生日,這是若甫送我的禮物。我一直說要去泰山玩,一直都沒能成行,今年若甫從美國出差回來就帶我去了泰山。 在泰山上他送了我一個iPhone 4,他從美國帶回來的,結果好像不能用。但是,那天在泰山兩個人情緒都比較激動,可能是想起黃山了吧。我們就在泰山頂上跪下來發了個誓,無外乎就是絕對不許背叛和一輩子在一起的話。「儀式」很簡短,內容很單調,但給我的衝擊很大。 2,雙方感情平衡的問題 這個不得不承認,從頭到尾都是我愛他多一點,多很多。如果按照1和0來區分,我可能是1吧。只是在他那,一是我不忍心做1,二是他不願意做0。僅有的幾次,因他不配合還有2次失敗。 這個我倒無所謂,不能完全代表感情,畢竟感情要的就是一個「願意」的態度,而不是真正的結果。 只是,我對他的欲望現在有增無減,特別想壓著他(齷齪,但卻很真實)。所以,有時候我就擔心會不會因為床上的事情發生矛盾。 3,出軌 我曾不止一次地想過嘗鮮,但那麼多年網上的、大街上的、明星、死的、活的。 男人,我看了數以萬計,沒一個看的上眼,還是覺得他最好。 所以,有時候我在想,可能不是我忠誠,而是受到的誘惑不夠。 4,未來 我一般不太往太遠的地方去想,總覺得那樣不太靠譜。所以,我做什麼事情都只制定個一年的目標或者一個月的目標,就連寫帖子,我都一直拖到極限才寫,這樣給自己一種急迫感。 房子,我之所以用他的名字,其實不是我無私,本質還是自己的自私吧。我判斷若甫是一個不會貪念我財產的人,我才可以這麼大度。換句話說,我們要是分手了,他肯定會把屬於我的大件的東西還給我。所以,買房的私心也是想綁住他吧! 這種心理不是太好分析,反正二者兼具吧。 5,我的現狀 我前面說了,我和誠現在在一起做生意,又算是從零開始吧。我比較隨意一點,不太強迫自己賺多少錢,所以生活過的還行。 在南京有誠的一套房子住著,有自己的車開著,每天打打牌,玩玩球,算是小康吧。 我有一幫朋友,不管在南京還是北京,身邊有些人不至於太孤獨。他們中的一些人因為誠這個大嘴,都知道我和若甫的事情,也就是都說「在北京有個男性情人」。 他們的意思倒不是諷刺,就是覺得好奇。所以有時候一起打牌或者玩,他們總讓我說說他們哪個最合我的胃口。我會說,「從上床的角度來講,某某可以一上,但是二上就算了。」 其實,我對這些人的身體一點興趣也沒有,做朋友還湊合吧。他們如果不尊重我,做不成朋友我也一點不難過,因為我會立即又有很多他們這樣的朋友。 […] 24/02/2020
  • 我和BF這九年·讀研

    我和BF這九年·讀研

    我和BF這九年·讀研
    到了北京,我們擔心若甫媽媽的健康,把她送到了醫院又進行了檢查,沒有什麼大礙。 我們安排若琳和她的母親先住在了賓館,就著手給他們租房。若琳那個時候也快開學了,那時候若琳上大二。 我和若甫沒有過多地對此事進行商量,因為沒有其他任何選擇。只是,到了北京若甫就開始感冒發燒,精神狀態也非常差,可能這些天從大喜大悲一切都來的那麼突然吧。 但若甫表現得很堅強也很堅定,沒有任何說要放棄我和他感情的話,也沒有說要和他所有親戚翻臉的話,只是很多時候一個人不吭聲地坐著、躺著。 這一切來的太快,他還沒有做好任何思想準備。而這一切,本不該由他來承受,可這個時候已經沒有了任何回頭的道路。 若甫回到國內,暑假開學還得回學校選修幾門課程,因為他在國外修的有些課程和國內無法完全對接。 我們在雙榆樹附近又租了一套房,把他媽媽和若琳暫時安頓了下來。由於若琳馬上開學,若甫就不得不過去照顧他的媽媽。 我和若甫分析,他媽媽可能精神狀態還沒完全恢復到正常,可能究竟發生了什麼事情她自己也還沒完全鬧明白,畢竟他哥哥沒有直接把這件事告訴他的母親。這可能算是他當時做的唯一的一件善事吧! 接下來的日子,若甫不得不在我這邊和他媽媽那跑來跑去,也不能在我們自己家過夜了。 更加讓人頭疼的事情絕對不是照顧他的母親以及和我的分居。 若甫的伯伯叔叔嬸嬸嫂嫂相繼一波一波來到北京,對若甫和他哥哥的關係進行破鏡重圓的勸說,當然也包括勸說若甫和我徹底決裂。 對於他們遊說內容的第一點,我讓若甫和他哥哥談一次,只要他哥哥不把我們的關係告訴他媽,只要他不再發瘋似地阻攔,就不再和他計較,過去的事情就一筆勾銷。 若甫堅持不原諒他的哥哥,可後來他哥哥又主動給若甫多次打電話,並且在他親生父親的帶領下摸到了門上。若甫的母親自然是希望他們不要再鬧下去,畢竟為的什麼她也不是太清楚。最終,若甫不得不和他哥哥勉強和好。 對於他們勸說的第二點,若甫則一直選擇沉默。我也從來沒有讓若甫去向他們承認或者反駁什麼,畢竟在這一點上,我至今沒有任何發言權。 在這場爭鬥、勸解的迴圈中,他們把矛頭指向了我一個人,若甫被他哥哥順利的剝離開來。 我從來沒有責怪若甫說若甫應該去否認他哥哥的話,因為他的否認根本就不會得到他們的認同。也許樸實的上輩人心中,若甫是不會愛上一個男人的,而且男人之間本也不可能有愛吧! 這樣的一種境地我雖然會覺得難過,但總好過讓若甫也面對一個「變態」的駡名。這個駡名他本來也就不該承受。 他哥哥最終還是調動到了北京工作,在潘家園附近上班,住在勁松南邊的一個社區。 24/02/2020
  • 我和BF這九年·讀研

    我和BF這九年·讀研

    我和BF這九年·讀研
    第二天一早我們就奔赴若甫的山東老家。 我們各自開著自己的車在高速上飛翔,那一刻,雖然我不在他身邊,他不在我身旁,但彼此望向對方的副駕駛,應該都可以看到對方。 我已經有近5年的時間沒看到他哥了,比起那時候來,黑了很多。他看到我們的到來,還算熱情。 若甫見到自己的母親在一年不到的時間裡坐上了輪椅,顯得很悲傷,但是沒有很失態,在牆角捂著嘴一個人偷偷地哭泣了好久。若琳試圖去安慰若甫,我對若琳擺了擺手示意她讓她隨他去。 我看到輪椅的踏板都有些要掉下來的樣子,而且兩根吃力的支架也似乎有點不太牢固,我就對若甫說趕緊換一個輪椅吧。若甫點點頭表示贊同。 若甫的媽媽說話已經基本上沒有問題,但是,還不能下地行走,必須坐著輪椅。若琳說最近她媽媽好多了,腿和腳都有知覺了。 若甫的媽媽很堅強,臉上佈滿了笑容讓我坐,示意若甫的哥哥給我們倒水。我則擺擺說說,「大哥,沒事,我們路上都喝了。」他哥也就沒有起身,坐著看著我們的車。 後來,若甫的哥哥把若甫單獨叫到一邊聊了很久,我就和若琳還有她的母親三個人互相說著一些不鹹不淡的話。 不一會的功夫,若甫的伯伯,叔叔,嬸嬸,堂哥,堂弟都來了。一大圈人把若甫家的門口圍得水泄不通。若甫的媽媽顯得很高興,不停地揮著手讓大家都到院子裡去坐。若琳則屋裡屋外的跑著,搬板凳,倒水。 人群的嘰嘰喳喳聲中,我聽到了若甫和他哥哥在門前的角落裡吵了起來,具體他們吵什麼我聽不清,一是因為他們說的快,二可能是因為方言。爭吵的聲音越來越大,很多人也都從院子裡走了出來,我也就跟著走了過去。本來他們兄弟兩的爭吵我自然是不好多插嘴,畢竟在那麼多親戚面前我終究是個外人,可我聽來聽去,話裡話外,居然有我。 「你幾年都沒回過家,你盡過義務嗎?」若甫在沖著他哥吼。 「那你就拿別人的錢,舔別人的屁眼?」他哥的話非常難聽,而且字字真真切切。 「我操!!!」若甫並沒有還擊,只是大吼了一聲,抱著頭蹲在地上。 當著他一大家那麼多人的面,我非常尷尬,我相信若甫也是這種感覺,所以他才沒有發火。 「大哥,你說話太難聽了,你不瞭解情況,」我走過去試圖讓他哥冷靜下來。 「你給我滾!你個變態!!!」他哥忽然轉過臉沖我大吼。 他哥對我的忽然翻臉讓我非常意外,畢竟曾經對我還是不錯的,還給過煙,還讓我對若甫好好的啊! 我被他罵的一怔一怔的,還沒反應過來,他哥又開始罵,「我讓你滾,你還不滾?」 我剛想掏出鑰匙打開車門,若甫忽然起身,一把把我鑰匙奪了下來。那時候,我覺得很委屈,就拼了命地奪若甫的鑰匙。若甫跟頭蠻牛一樣,不出聲,只是不撒手。 他的一大家人都在後面紛紛議論。 他的一個堂哥走了過來,把我和若甫拉開了,又去和若甫的哥哥低聲地說了兩句,可若甫的哥哥聲音還是很大,「你狗日的再敢動我弟弟一下,老子砸了你的車!打死你!」 由於剛剛和若甫的爭奪已經讓我充滿了委屈和火氣,聽他哥哥還在那大罵,我再也控制不住自己。 我一步就沖到了他哥哥面前,上去就是一拳,結果兩個人就扭打在了一塊。 看到我動手,若甫的幾個堂兄和堂弟也就都過來了。他們把我和他哥拉開,但是有兩三個人都在拉著我,他哥哥那邊就只有一個小一點的小孩在拉。 的確,我的身高要比他哥哥高一些,身體也較壯,而且是我先動的手。他哥哥的火氣不僅沒消,反而更大,可能是因為挨了我一拳吧。 他趁拉他的孩子沒注意,嗖地從地上撿了一塊磚頭就向我沖了過來,沖著我的頭就是一下。我當時就昏過去了。 後來,若甫和他哥哥發生了很大的爭執,聽說也動起了手,因為他媽媽一直在哭,若琳也在哭,其他人又拉,才撒開了手。 我不知道這場兄弟爭鬥中是否僅僅因為是我,但是,我思來想去,覺得若甫怒氣和怨氣中分明還包含了他對他哥哥的不滿。 而他哥呢?僅僅是因為弟弟愛上了一個男人嗎?絕對不是這樣!他哥哥的暴怒和若甫對他的質問有直接的關係。這牽涉到了一個男人最起碼的責任和尊嚴。 想必他哥哥回來的這些天,也被問及了很多觸痛他靈魂的話吧!一個男人無法獲得自我的身份認同本就是一件痛苦的事情,而當自己的養父去世沒能趕回和盡孝可能要背上比親生兒子更大的駡名。 現在,自己的弟弟在自己的面前血淋淋地指責他的時候,他的尊嚴又怎麼能不被扯破和刺傷? 若甫,太過內斂,這些年中他從沒有說過他哥哥的一句不是,就連他父親去世,他哥哥沒回來他也沒說什麼。可是,這些沉默的背後,若甫難道沒有責怪,沒有委屈嗎? 父親的離世,若甫作為唯一的兒子默默地去承受。 父親離開後,他必須一個人去面對忽然到來的傷悲,必須獨立承擔原來由幾個人承擔的重擔,必須單獨面對自己未知的人生。 曾經癡癡傻傻的姐姐不用自己過問,尚未成人的妹妹不用自己照顧,家裡沒有地位的母親有父親支撐,可隨著他父親的離開,一切都落到了他的頭上! 就在那個時刻,只有我一個人在!他的哥哥,遠赴非洲,一去不回。 儘管他哥哥是抱養的孩子,可從若甫的行為和言語間根本就沒當他哥不是親哥啊!正因為如此,若甫才會去質問,才會去抱怨,如果早就當他不是親哥,他沒有期望也就沒有失望了吧! 這個曾經一度在我們世界裡死了的人,現在又活了過來。死了的人活過來,會給活著的人帶來很大的傷害! 24/02/2020
  • 我和BF這九年·讀研

    我和BF這九年·讀研

    我和BF這九年·讀研
    我被若甫和他的幾個堂兄弟送到了他們鎮裡的醫院,傍晚才醒了過來。 若甫和我說,他和他哥哥攤牌了,告訴了他哥哥我們兩在一起的事情,說他哥哥不能接受才罵的我。我本想告訴若甫事情沒有那麼簡單,但想想還是算了。我說他不接受是他的事情,不用照顧他的感受,畢竟不是親哥哥,而且不是父母,對他,我們沒有任何責任。 若甫同意我的話,在醫院拉著我的手一個勁地流眼淚。那一刻,我終於明白世俗的力量就是從一塊磚頭的力量開始。那一刻,我也開始擔心若甫,他是不是能夠明白他對我所做的那些承諾背後究竟意味著什麼。 若琳來醫院看我,也在病床邊流下了清澈的淚水。她一個勁地對我說,「哥,真的對不起,哥,對不起……。」我看著若琳傷心的眼淚,不禁自己也哭了起來。 這些年,我對他們全家付出的點點滴滴都被這一塊磚頭全部砸走,心裡充滿了委屈也充滿了痛苦。 若琳站了一會忽然想到了什麼,讓若甫趕緊回家,說他哥哥在砸我的車,怕別人拉不住他。我對若甫說,「別去,讓他砸,砸完了他得賠我,還有這個。」我指了指我的腦袋。 若琳看我咬牙切齒地說出上面的話,她忽然就在床前跪了下來,「繼瑜哥,我求求你,別再打他了,我媽媽受不了!別再刺激她了!」 是啊,還有若甫的母親。這場打鬥裡,若甫的母親是該多麼難過啊!看著兩個兒子手足相殘,看著自己的兒子用磚頭砸曾經關心過她,愛護過她的半個兒子。這是怎麼樣的一種刺激啊!如果因為刺激,腦溢血再發作,可能就不是半身癱瘓了吧! 好在,那天若甫回去的時候,若甫的媽媽已經被送到了他的姐姐家。 若琳留了下來照顧我。 若琳坐在我的床邊,小心翼翼地,猶豫了半天還是問了我和若甫是什麼關係。我支吾著嘴,腦子裡飛速地旋轉,我不知道我該不該告訴若琳,不知道她能不能接受,畢竟她是若甫的妹妹。 若琳看著我猶豫的表情,說出了讓我非常欣慰的話,「繼瑜哥,你和我哥不管什麼關係,你永遠都是我哥。」 聽到若琳的話,我的眼淚再次流了出來。我也在心裡暗暗地發誓,「若琳,就沖你這句話,你這輩子都是我的親妹妹!」 後來,若甫到家的時候,我的車玻璃被若甫的哥哥全部砸壞,後面的兩個車燈也被砸成了瞎子。 這裡寫的比較略,幾個細節交代一下: 1,他哥哥那天是他自己主動先質問若甫的,問他的車哪來的,若甫說是借的;他問若甫我和他是什麼關係,若甫先是否認,但他哥逼他了,若甫就承認了。 2,若甫哥哥的發火不僅僅是因為我和若甫的關係,或者說主要原因不是。他哥哥一直心裡存在著自己「不是親生」的這個觀念,當他稍微聽到點責怪就會很激動,而那天責怪他的是他的弟弟。這個就像婆婆和媳婦的關係一樣,如果是自己的女兒,說什麼都不會生氣,但是媳婦稍微說點什麼,婆婆就會發瘋。這就是傳統的社會關係認同問題。而他哥哥的問題牽涉到了山東人很看重的孝、義。 3,我的激動是因為他哥哥把這種事情當著很多人的面罵了出來。 24/02/2020
  • 我和BF這九年·讀研

    我和BF這九年·讀研

    我和BF這九年·讀研
    他哥哥做的最誇張的事情絕對不是砸我的車,砸我的腦袋這麼簡單。 他哥哥把我和若甫的關係告訴了他自己的親生父親和母親,還有他的叔叔,他的哥哥、弟弟。這個範圍已經很大了,想必不用幾天,他們村的人也就都知道了吧! 當然,他哥哥的話裡都是說我在勾引他弟弟,用錢勾引了他弟弟,勾引了他樸實善良的弟弟。 這些話,或者說這段話也許只有我和若甫兩個人不會承認,就連若琳也不敢拍著胸脯說她能夠理解我們之間的關係。而對於他的那些叔伯,哥兄,嫂嫂嬸嬸,那就更不用說了。曾經我給他們留下的所有的任何一絲好的印象一夜之間全部消失,我就是一頭披著羊皮的狼。 第二天若甫做的事情讓我終身難忘: 我第一次看到了若甫真正的力量,第一次看到了一個男人的力量。他把他哥哥叫到了他家後面的馬路上,狠狠地打了一頓,最終把他推進了路邊的河道。 我在醫院待了兩天,最終低著頭,捂著臉,開著自己四面透風的車,和若甫去了若甫的姐姐家接走了他的母親,也帶著若琳,先到了濟南,在濟南又待了3天,修好了車,最終回到了北京。 他的媽媽執意不願意跟我們去北京,最終還是若琳撒了個謊說先到北京待一陣子再把她送回家。 可這個孤獨的媽媽,不能自己照顧自己又怎麼一個人在老家生活呢?想必,對於若甫的媽媽來說,故土難離吧!儘管那片土地曾給她帶去過屈辱和不安,但那裡畢竟有她一生摯愛的那個男人——若甫的爸爸。 24/02/2020
  • 我和BF這九年·讀研

    我和BF這九年·讀研

    我和BF這九年·讀研
    還沒上到主餐的時候,若甫已經把餐前送的烤麵包片全吃完了,我就讓服務員又拿了一些過來。 我提前點的菜當中包含了一份牛排,還有一份鱈魚,本猶豫在紅酒還是白色葡萄酒之間到底點什麼的,結果那個領班告訴我他們新到了一種廊酒,口感和香味俱佳,建議我們試試。我就點了一瓶。 這個酒我本以為屬於很淡的酒,結果若甫說屬於烈酒,直說我想灌醉他晚上使壞。他雖然這樣說,但又說非常好喝,勸我把車放飯店這等會讓他們找人代駕。我只是輕輕地喝了一小口,覺得味道還可以,還是沒多喝,因為我怕下面耽誤了正事。 主餐上來的時候,我示意若甫我去下洗手間。 其實我沒有去洗手間,只是到了吧台的另一角。 「誒,他誰啊?」那個領班開始八卦。 「My boyfriend.」我回答她。 「真的啊?真的啊?」她忽然就來了興致。 「Yes!」一到了西餐廳,我就開始喜歡蹦英語,當然也有可能是不好意思用中文直接承認。 「那可以開始了嗎?你緊張嗎?」她提示我之前商量好的事情。 「可以了,不緊張,我已經練習很多很多遍了。」我對她說。 「好,那你坐過去,我馬上去叫他。」她顯得非常興奮,可能是沒看過兩個男人這樣吧。 我輕輕地撩開鋼琴台周圍的絲帶,正膝微坐到鋼琴的面前,把蓋子打開。 稍稍在腦子裡回憶一下樂符,我提示自己,就當這裡是琴房,若甫不在這裡,這裡也沒有其他人。 天生不知緊張為何物的人,在那一刻居然緊張起來。握了握拳頭,定了定神,開始低頭彈起來。 我彈的是那首經典的《夢中的婚禮》。我彈的很不好,甚至中間斷了幾次,但是若甫在領班的提醒下,就站在我的旁邊,看著我緊張的滿頭是汗,一會撲哧地笑出聲來,一會又安靜地含著眼淚看著我。 真說,如果我就花半年的時間練一首曲子是肯定能彈好的,可是我到現在還是不能把它彈好,甚至很亂。若甫說很好了,已經很好了,完全出乎他的意料,他無法抑制地激動,回到桌上眼淚還沾滿他的雙眼。 儘管彈的不好,會彈鋼琴的人可能會笑我,但我還是滿頭汗水,顫抖著手把它彈到了最後一個音符。 若甫和我說,我送他的鋼琴曲,就像他顫顫巍巍地跟著我一樣,剛開始他也走不好,不懂得如何談我們這場戀愛,甚至中間不止一次地想要放棄,想斷開,可最終還是談了下來。 我說,「正是你的掙扎和痛苦更顯得你對我的愛更加深沉,更加珍貴。」 他說,「正是因為你彈的不好,你的斷斷續續,才顯得你的心意真切而讓我感動。」 回到桌邊,那個領班給我們送了一束花,說是讓廚房師傅隨意紮了一下,本來是用在菜品上的。 我和若甫非常大方地對她說,「謝謝。」 24/02/2020
  • 我和BF這九年·讀研

    我和BF這九年·讀研

    我和BF這九年·讀研
    那天若甫喝的有點微醉,到了社區一直趴在車上摸來摸去,這和以前那個若甫判若兩人。可能是酒不醉人人自醉吧!在那樣的一天裡,發生了重逢、激情、浪漫、感動……。怎麼能不讓一個人瘋狂呢? 那天回到家,若甫主動提到了他的賭約,說在美國一直記著。 「寶貝,我想給你一次,」這是若甫對我說。 「為什麼啊?」 「因為我愛你,」他趴在我身邊,深情款款地說。我還是覺得他有點喝多了。 「你喝多了吧?」 「沒有,剛剛好。」 他說完就爬到我身上來,開始試圖扒我的衣服,儘管以前他也一直這麼主動,但這次給我的感覺卻不一樣。 「若甫,若甫,」我試圖把他的頭從被子裡搬出來。 「你在美國受什麼刺激啦?這麼激動,」我只是不太想讓他做他自己不願意的事情。 「沒有,就是太想你了,」他繼續在被子裡親我。 「你不是曾經說過我追你十年都追不到的嗎?」我提起他以前和我說的話。 「那是我在放屁。」他說完我就笑了。 「哈哈,那你的意思是你也喜歡我的身體啦?」 「喜歡,喜歡,」他嘟囔著嘴,看來是真的喝醉了。 看著他烏黑堅硬的頭髮,修理得性感整齊的鬍鬚,我的欲望瞬間被他點燃。 我一把把他給拽出被子,把他翻到一邊,趴到他身上,「告訴我,你做好準備了嗎?很疼的。」 「不怕。」他溫柔地搖著頭,用明亮的眼睛看著我。 他的確是喝多了,我能聞到他身體每一寸肌膚都在散發出廊酒淡淡的香味。 我開始從他的額頭親他,嘴順著他腮幫的鬍子,在他的唇前未做停留,直接遊動到他的耳朵。我知道,耳朵是他很敏感的地方。他的耳朵不大不小,很精緻,那一刻像是透明的水晶,散發出透明的光。 我脫掉他的T恤,像第一次脫他的衣服一樣:我只是稍稍的拉起衣服,他手上揚,很順利地就脫了下來。 他望著我,我望著他,眼睛再次交匯,沒有了掙扎和彷徨,沒有了閃躲和猶疑,有的只是溫柔和堅定。 我的心跳再一次激烈起來,我一下掀掉身上的被子,眼睛死死地盯著他,那時候的眼神裡寫滿了我對他的渴望。 他猛地坐起身來,把我從身上翻下來,然後瘋狂地把我又反按在床上,一把把我的內褲扯了下來,開始親我。 「不行,太緊張了,你再親我就不行了,」我稍稍地支起腿,並且並緊,試圖讓他停下來。 在那樣的交流和欲望促使之下,我太興奮,太激動,估計他再稍微動幾下我就會達到頂點,一瀉千里。 停頓了幾秒,我輕輕地從他的腰上環抱著他,親著他的胸,略過他的腹部的每一根毛發,只到觸碰到他的下體,他輕微地抖動了兩下。我知道,他在這樣的夜晚,也是緊張和刺激的。 最終,在他不停地指引和幫助下,在他的聲嘶力竭地疼痛過後,我終於第一次住進了他的身體,把生命刻進了他的靈魂。 事後,一起在衛生間裡互相為對方清洗,他纏繞著我,我纏繞著他。花灑均勻的水流順著兩個人頭髮,流進兩個人緊貼著的胸膛,然後繞過山峰,繞過平原,在身體的每一個角落恬靜歡快地流淌……。 在衛生間的鏡子前面,我從後面抱著他,溫柔地親著他的肩膀和後背,手則輕輕地撫摸著他的腹部,摩挲著那群我喜歡的毛髮。 我們兩個人都看向鏡子,鏡子裡,終於有了完整的合二為一的兩個人。 24/02/2020
  • 我和BF這九年·讀研

    我和BF這九年·讀研

    我和BF這九年·讀研
    2008年8月8日。 距離若甫回國還有10天。 這一天屬於每一個中國人,這一天更屬於誠和大劉。我是8月5號飛到的南京。在一片責備和遺憾聲中我離開北京,那時候正值奧運,很多人想著我的車,想著我手裡的奧運門票。最後,我撒了一把給我的幾個好朋友,就自己留下了兩張。 8月6號,我開著誠的BMW去了一趟儀征,給大劉提前慶賀,因為8月8號那天我不能到場。 大劉說他可以理解我,但是必須得提前和他的朋友喝一場。8月6號晚上,在儀征的怡華東園飯店喝醉。大劉第二天告訴我,說我喝醉了一直在笑,又一直在哭,我告訴他,我想若甫了。大劉還告訴我,說若甫在本科的時候被我氣的偷偷地掉過幾次眼淚,他們一直都沒告訴我。大劉還說,如果有一天我和若甫能夠也結婚,他一定到場。我對大劉說,「謝謝你,兄弟。」 誠的婚禮佈置進了很多奧運元素,還買了5個好大的福娃放在門口。我笑他是不是打算生五個孩子,誠說,「她的肚子裡已經有了。」 所有人的婚禮都是浪漫的,相對于新人來講。 那天我就坐在誠的高中同學一桌,和好多老同學坐在一起聊天。有幾個人我已經叫不上名字,顯得非常尷尬。他們倒是對我記憶深刻,說高中時候的我就比較獨,冷若冰霜,讓人靠近不了,記不得別人名字很正常。他們還說沒想到能在誠的婚禮上看到我。 誠在敬了一圈酒以後終於到了我們這一桌。那些高中同學一擁而上,幾乎全世界勸酒的話都說遍了,最後只有一句讓誠連喝了三杯,「誠,我們已經認識你十年啦!」 十年的光陰,如微風一樣,在你不經意間悄然拂過。回首過去的十年,原來,誠一直在我的身旁。 觥籌交錯之間,誠已經有些醉意,儘管後來我知道他的酒裡還摻著水。大家的興致都很高漲,一是因為婚禮,二是因為奧運,畢竟在那個時刻的每個人心裡都洋溢著喜悅。 在奧運開幕式還沒開始之前,誠就把我從高中同學那一桌藉口給我換到了他的家庭桌上去了。在我們那有個習俗,那一桌坐的都是自己的領導和雙方的父母,都屬於德高望重的前輩。 那天誠的婚禮還請了樂隊,有一些現場的音樂過度和表演,中途在誠敬酒的時候聽到了那首若甫最愛的《夢中的婚禮》。 如絲如縷的傾訴,美妙的樂符在身心之間緩緩流淌,那一刻,我終於愛上了鋼琴。那一刻,仿佛音樂是在為我和若甫奏響。 親愛的,你快回來吧! 那天誠和我都喝醉了,一幫高中同學互相架在一起說去鬧誠的洞房。到了誠家我就在沙發裡睡著了,後來誠把我叫醒,搬著我的頭告訴我,「等他回來,你們也結婚,我去鬧你的洞房。」 24/02/2020
  • 我和BF這九年·讀研

    我和BF這九年·讀研

    我和BF這九年·讀研
    2008年8月11日,距離若甫回來還有7天。我回到北京。 原來等待不是因分別而讓人難過,而是快到了但還沒到的那一刻最讓人心痛。 我把家裡床上所有的床單和被罩都洗了一遍,把桌子擦的乾乾淨淨,把廚房打掃的通亮。 我給若甫打去電話,他告訴我他已經把所有的東西都打好包,已經無法再多等一天了。 那幾天,我前陣子為若甫準備的生日禮物也弄好了,我去把它取了回來,又找到一個禮品店用禮品盒包好,捆好,還在上面寫了一句話,「寶貝,生日快樂」。 禮品店的服務員不停地說我很幸福,說我的女朋友也很幸福。我告訴了那個小姑娘,「我送的,是我的男朋友,不是女朋友。」那個小姑娘又說,「你對你朋友真好!」我告訴那個小姑娘,「他不是我的朋友,他是我的愛人。」 我忽然發現,那樣的時刻好幸福。 一切準備就緒,就開始慢慢的熬。我每隔幾個小時就給若甫打電話,問他在幹嘛,不管他那是白天還是黑夜,我都是這句話。 電視裡奧運賽場的激動,讓我瘋狂。 我在家裡的地板上躺著,脫光了衣服,看著床頭的若甫,使勁地做著俯臥撐,做到大汗淋漓,然後學著本科時候的若甫,用冷水澆透全身。鑽進被子,沉沉地睡去。 那個時候,公司正值繁忙,雖然奧運時期大家都心浮氣躁,但總還是把錢看的重要。 我因為太過思念,一連幾天在家,公司的電話我基本都不接,以至於我們的市場經理上門找我,我只能裝病在床,結果惹來更大的麻煩。 經理走後的第二天,幾個股東和股東夫人提著水果和花籃上門。他們的到來只有一個原因,因為我們的那個老師打算拆股回學校,而我就擁有了絕對的控制權。 他們的突然造訪,讓我防不勝防。其實他們從一坐下來就發現了異樣,我只能說是我弟弟。其中的幾個女人算是比較會說話,說我和弟弟長的很像。 一床被子,一個長枕頭,兩雙一樣的拖鞋,兩個一樣的杯子,兩人在黃山合影的相框……。這些會是兩個兄弟住的地方嗎? 他們走後我就更不想去上班了,但是轉念想到若甫給真打的電話,我就變得充滿了力量。 24/02/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