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我整個職業生涯中,我一直努力維持著最基本的隱私。我出身低微,不希望吸引別人的目光。蘋果已經是全世界最受外界密切關注的公司之一,我希望讓焦點集中在我們的產品以及我們的客戶利用這些產品所做到的難以置信的東西上。

與此同時,我深信馬丁·路德·金博士的一句話,他曾說:「生命中最永恆和緊迫的問題是:『你為他人做了什麼?』」我常常用這個問題來問我自己,而這讓我意識到我對個人隱私的渴望束縛了我去完成更重要的事情。那就是讓我做出今天這個決定的原因。

多年來,我已經向很多人公開了我的性取向。很多我的同事知道我是同性戀者,而他們對待我的方式並沒有什麼不同。當然,我有很好的運氣,可以在一家喜歡創造和創新、了解只有當你擁抱他人的不同才可以欣欣向榮的公司工作。但並非所有人都如此幸運。

儘管我從來沒有否認過我的性取向,我也從來沒有公開回應過——直到現在。所以,讓我明白地表示:我為自己是同性戀者而感到自豪,我認為身為同性戀者是上帝給予我最好的禮物之一。

作為同性戀者,我更深刻地了解作為少眾的含義,這提供了了解其他少眾每日必須面對挑戰的窗口。這讓我更富同情心,使得我可以擁有更豐富的生活。有時候,這讓我感到很艱難和不適,但是這也給了我做自己的信心,去遵循自己的道路,去超越困境與偏執。這也讓我更加堅強,這點在擔任蘋果首席執行官時十分有用。

伴隨我的成長,世界也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美國正在向著婚姻平等的方向邁進;那些勇敢出櫃的公眾人物也一直在幫助人們改變觀念,讓我們的文化變得更加寬容。但是,在大部分的州,仍然有法律允許雇主僅僅因為人們的性取向而解僱他們;在很多地方,房東可以因為房客是同性戀者而驅趕他們;也有地方我們可以被禁止探訪患病的伴侶或繼承他們的遺產。無數的人,特別是孩子們,每天都因為他們的性取向而擔驚受怕,飽受欺凌。

我不認為自己是一名活動家,但是我意識到我從他人的犧牲中受益匪淺。所以,如果聽聞蘋果公司的首席執行官是同性戀者可以幫助一些仍在為自己是誰飽而受掙扎的人、或者可以為那些感到孤獨的人帶來安慰、或者可以激勵人們為自己的平等權利而堅持的話,那麼交換我的隱私權十分值得。

我承認那不是一個簡單的決定。隱私對我而言仍然十分重要,而我希望可以保持當中的一小部分。我將蘋果當我的生命,而我也會繼續將我所有清醒的時間集中在成為我所能成為的最好的首席執行官上。那是我們的僱員、顧客、開發者、股東以及供應商所應得的。社會進步的一點就是理解到一個人不僅僅由其性取向、種族或性別而決定。我是一名工程師、叔叔、自然愛好者、健身狂、來自南方的兒子、體育迷等等。我希望人們可以尊重我將注意力集中到我最擅長並為我帶來快樂的工作上的渴望。

我很榮幸可以領導的這家公司一直以來都在倡導人權和眾生平等。我們在國會前強力支持工作場所平等的議案,正如我們堅定支持我們所在的加州的婚姻平等一樣。在亞利桑那州,當州政府準備通過針對同性戀社區的歧視法案時,我們也為之發聲。我們會繼續為我們的價值觀奮鬥,我相信這家傑出公司的任何一名首席執行官,無論種族、年齡或性取向,都會這麼做。而我個人也會繼續為平等大聲疾呼,直至生命的最後一刻。

當我每天早上回到公司的時候,我都會看到金博士和羅伯特·F·肯尼迪的照片。我不認為寫這篇文章可以讓我與他們相提並論。我所做的一切,讓我可以在看著這些照片的時候可以想到我也盡到了我的職責來幫助他人——無論這多麼渺小。我們一起合力一磚一瓦地鋪平通往正義的陽光大道,而這,就是我的一塊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