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文章的一開始我必須先做提醒,這是一篇很長的文章,包括了正反兩方的意見,當然也涵蓋了我個人的淺見,對於任何的批評、指教、或是意見,我都願意聆聽。

Three reasons to support Marriage Equality

1. 1997年,美國心理學會表示:人類不能選擇作爲同性戀或異性戀,而人類的性傾向不是能夠由意志改變的選擇。多數科學證據及實例都指出,性向是天生的,法律不能因為一個天生且沒有危害性的特質去剝奪他們的權利。
(Ex 天生是男生/女生、天生的種族膚色、天生的美醜、天生的缺陷與否)

而有些人則會堅稱同性戀是一種“生活型態的選擇”,先假設真的是如此,難道這樣就足以剝奪他們的權利嗎?即使這真如反方人士所言是一種決定,請問誰有資格去論斷他們的這個選擇、是不是當真罪大惡極到需要喪失權利?
(Ex 我喜歡吃麻辣鍋,這是個選擇,這對我的生育能力和身體可能有不好的影響,所以我就不能結婚嗎?)

(Ex 我是個胖子,我長年以來的飲食習慣造成了這個結果,所以這也是個選擇,這對我的生育能力和身體可能有不好的影響,所以我就不能結婚嗎?)

2. 世界人權宣言第七條:法律之前人人平等,並有權享受法律的平等保護,不受任何歧視。

我並非法律的專業人士,所以我對法律的認識並不深也不專精,概括成一個詞,就是平等。所以這代表了我們法律的一個嚴重瑕疵:同性戀不得結婚違反了這項人權宣言,因為在現行法律下他們無權與異性戀一般享受法律的平等保護。

3. 每個人都可以不喜歡同性戀、可以覺得他們很淫亂、可以討厭他們相愛的方式,因為這是一種自由,沒有人管得著;但是今天在討論的,是一條法律,而不是某些人的喜惡。

法律存在的其中一項理由就是保護人的權利,並不是成全一些人士喜好的工具;如果你今天真的覺得同性戀那麼罪大惡極到不容許他們結婚,請先好好思考一下,對你而言,什麼是法律?是用來保障大多數人的權利、同時剝奪少部分人的權利以成全部分人的喜好;還是用來保障大多數人的權利、同時也確保少部分族群的權利不會被侵害?

我不是專業的法律人士,我並不聰明,我沒有讀過什麼書,但是我很清楚的明白,答案會是哪一個。

Ten misunderstanding of Marriage Equality

1、反對一:同性戀是一種選擇,為什麼法律要成全他們的選擇?

多數科學證據及實例都指出,性取向是天生而非一種選擇;而即使這真是種選擇,難道就足以剝奪他們的權利嗎?又有誰有資格去論斷這個選擇是否罪大惡極到需要喪失權利?

2、反對二:世界人權宣言第十六條:“成年男女,不受種族、國籍或宗教的任何限制,有權婚嫁和成立家庭。”所以同志婚姻權不是人權,為什麼法律要通過?

我個人認為這是錯誤的解讀,此項宣言發表於1948年,而當時對於同性戀的觀感仍認為是一種精神疾病,直到1973年美國精神醫學學會才將其從精神疾病的列表中去除。世界人權宣言表示婚姻權是人權,且表示任何人都有權享受法律的平等保護,是以我認為沒有必要將這條宣言狹隘化。

同性戀是人嗎?是。只要是人就都該擁有結婚以及其他法律上的權利嗎?是。

3、反對三:為什麼要為了少數人的權益,破壞中華文化一夫一妻的傳統?

真要維護傳統,為何不去維繫中華文化千年來一夫多妻(妾)的傳統、而是要維護一個不到百年的傳統?

傳統自然有好有壞,法律的任務就是應該取其精華而去其糟粕,當年政府廢除了一夫多妻制而訂立了一夫一妻制、成全了今日的優良傳統,那麼為何今天不能在一夫一妻制度上添加讓所有人平等的制度,造就足以令後人驕傲的、明日新的優良傳統呢?

4、反對四:同性戀生性淫亂,會穢亂社會風氣,所以為何要讓他們結婚?

同性戀比較淫亂?我承認,部分的同志的確是對性愛比較開放,但是這是一種以偏概全的想法,並且也不足以構成不讓他們結婚的條件;社會上有多少道德淪喪的強姦、亂倫、迷姦的性愛影片、誘姦小孩子等等令人髮指的案行,是由異性戀犯下的?

性取向並非決定一個人的道德價值或者淫亂與否的關鍵,所以也不能夠因此判斷一個人能不能結婚,更何況我們現行法律要結婚的標準,也並非建立在一個人有沒有道德素養上。

(Ex 與人一夜情過的、外遇過的、犯過任何罪的人,只要是一男一女都可以合法結婚)

5、反對五:同性戀這麼相愛,同居就好,為什麼要結婚?

這個問題其實很簡單,只要反問自己,異性戀這麼相愛,同居就好,為什麼要結婚。

6、反對六:上帝/神/我的宗教說同性戀有罪,我們怎麼能讓他們結婚?

這個問題也很簡單,請先反問自己,台灣是不是一個宗教治國的國家。

我身邊有一位我很景仰的長輩,他是一名基督徒,也是一名高知識分子,同時也對這個議題投了反對票。

他那天說,他可以很坦承的告訴我,如果今天不是因為他的宗教信仰的話,他其實是會投贊成票的。

而我則反問他,這是不是代表您明知道這是件正確的、應該贊成的事情,卻只因為上帝會不喜悅,所以才投了反對票呢?

再者,當我詢問他,如果他今天是一個可以對立法有足夠影響力的人,那他會不會去推動一項禁止拜偶像的條例,叔叔的回答是不會,因為這會牽連大多數的人,就法不責眾的觀點上看不穩妥。

而我又反問他,請問,這是不是表示其實您就只是在說,基督徒就是在大力的譴責一些,知道自己一輩子都不會去做的、以及不會影響到大多數人的事情,藉此來榮耀上帝以及讓自己看起來虔誠;但是對於其他自己也會做的罪惡的事、而且是大多數人都會做的事,就突然轉而認為上帝應該會赦免,或者聖經上的條文要隨著時代而前行嗎?

那位長輩啞口無言。

如果台灣真的要參照每一個宗教、每一本宗教經典、每一條宗教規範來制定法律的話,那麼首先,台灣將回到一夫多妻的時代(或者至少是一夫四妻),因為伊斯蘭教的可蘭經這麼規定;再來,台灣會變成採用種姓制度的國家,因為印度教認為人的前世造就了人的現世地位;第三,台灣會成為全國勒令茹素的國家,因為佛教認為不能殺生;而且,台灣還會變成:女子只應在家裡生孩子、地位低下必須順服自己的丈夫、月事來時不得碰觸任何東西、不能發言只能安靜的服從、甚至淪為貨物或戰利品,排擠殘疾人士、私生子、痲瘋病患、性無能者,且如果信仰了別的宗教就都該死、如果你的親人信奉別的宗教你也必須親手殺了他們,男子可以隨意強姦處女、爾後再付錢將她娶回家了事,沒錯,台灣將會變成這樣的國家,因為基督教的聖經這麼規範,條條清楚。

宗教人士如果要用自己的宗教來評斷法案時,請先想想以上幾點自己能不能做到,如果不能,那為什麼要放著這麼多戒律不守,只一味的抓著同性戀有罪這一點撻伐呢?

所以無論是任何宗教人士,請問問自己,宗教典籍對你們而言究竟是什麼?是你們拿來規範自己榮耀神的經典,還是你們用來打擊自己看不順眼的事情的道具?

7、反對七:我就是不喜歡同性戀,看他們結婚我覺得不高興,怎麼樣?

的確不怎麼樣,每個人都可以有自己的不喜歡,這是一種自由;但是我們今天在談的是法律,一條關係到上百萬人的法律,並不是某些人內心理想國度的小規定。

法律沒有必要成全你的喜惡,你能做的事情就是選擇要繼續討厭同志,或者選擇,成熟點。

(Ex 其實我也不喜歡那些歧視同志的人啊,但是我不會想方設法的去剝奪他們權利)

8、反對八:同性戀不能生小孩,不能傳宗接代,所以他們憑什麼結婚?

首先,患有不孕症的人不能結婚,超過五十歲以上的女子不能結婚,基因有缺陷的人不能結婚,因為他們也都不能傳宗接代。

法律之前人人平等,並有權享受法律的平等保護,不受任何歧視。所以如果能夠生育是一項結婚的標準,那麼請公平一點,把所有不能生育的人都排除在結婚系統外吧。

再者,如果婚姻對這些人而言的目的只有傳宗接代,那請問,這些人所謂的婚姻跟配種有什麼兩樣?

我知道,然後這些人會回答說,不是的不是的,婚姻裡還有很多重要的事情,比方說愛、還有其他法律權利。

那麼換我請問,為什麼異性戀的愛就是愛,同性戀的愛就不是?為什麼異性戀的權利是權利、同性戀的就不是?為什麼對於異性戀能不能生育這些人就這麼寬容、但是卻死咬著同性戀不能生育這點不放?

婚姻對這些人而言,到底是什麼?

9、反對九:同性戀會到處散播愛滋,所以到底為什麼要保障他們的權利?

衛福部疾管署今舉辦愛滋病研討會時表示,1年內發病的愛滋新增患者中,異性戀佔4成,高過男同性戀的3成。

愛滋病不是同性戀者的專利,只要與人發生性行為、共用注射針頭等等的行為都有可能感染愛滋,請不要再用有色眼光評判同性戀者,因為,很抱歉,異性戀者也會得愛滋,這是事實。

10、反對十:孩子的問題不能等!怎麼能夠輕易通過?

A、被同性戀的收養的孩子也會變成同性戀,我們怎麼能容忍?

很抱歉,現在99%以上的同志是在異性戀家庭裡成長的。

B、被同性戀收養的小孩如果被歧視、欺負怎麼辦?

對,孩子會被歧視,所以就要用剝奪同志權利的方式來防止歧視?

單親家庭、原住民、新住民、貧窮、身心障礙的孩子也會被歧視,所以這些人的權利也該被剝奪嗎?

這些人所擔心的孩子的問題,正是要由我們這樣的成年人來避免、來教育,而不是矯枉過正,以為不讓同志結婚就什麼問題都沒有;這樣的想法,就像是身心障礙的小朋友也一樣會被欺負被歧視,而我們卻沒有教育其他小朋友不去傷害他們,而是告訴這個特別的孩子,是你出了錯,是你的父母不好。

難道這就是這些人所謂的保護孩子嗎?

在我看來,這樣的教育只會養出只憑一己之喜好就去否定他人、甚至奪取他人權利的孩子。

而有些人就會說,那麼就不要讓同志結婚還有領養,就不會有這些問題啦,所以防患於未然,別讓他們結婚吧。

但是很抱歉,現實是,現在台灣社會的同志是可以領養孩子的,但是只能分別收養。也就是說,假設我是同性戀,我有個伴侶想與我一起養育一個孩子,我是可以去合法收養一個孩子的;而令人難過的事實是,我與我的伴侶一起愛、保護並且養育這個孩子,但是在法律上只有我是這個孩子的家長,我的伴侶即使為孩子付出了全部心力也不過是個陌生人。

所以,請明白,同性戀家庭的孩子依然存在在現實世界中,並不是幻想裡。而有些人竟然會說,都是因為同性戀害的這個孩子被歧視,同性戀不許結婚;請想清楚,讓同性婚姻合法化的其中一項重點在於,長期的來看,當大家不再對這件事投以歧視或異樣的眼光,這些人所擔心的孩子問題就不會再存在了;因為他們的同學不會再被教導:同性戀是不對的,因為他們連結婚都不可以,他們不自然。

有方式可以解決孩子被歧視的問題,這些人不願接受,認為孩子被歧視是個如果,不要讓這個如果成真就好;但是他們忽略了這個「如果」存在在現實世界裡,反而本末倒置,認為被歧視的同志才是該被譴責的,不讓他們結婚。

我長這麼大還沒聽說過施暴者比被受害者還要理直氣壯這種事。

C、我們異性戀生出來的孩子,你們同性戀憑什麼收養?

這個問題非常簡單,因為有異性戀生了小孩還不養。

以及,因為異性戀的博愛不夠多,導致還有很多孩子沒有被領養,讓許多同志有機可乘;所以我在此呼籲大眾,趕快去領養孩子,這樣同性戀就沒有孩子可養、你們也不用擔憂了。

D、同性戀家庭不是一父一母,對孩子的教育還有心靈發展不好。

沒錯,他的家庭與其他家庭不同,那難道單親家庭、離異家庭、隔代教養家庭、領養家庭、重組家庭的孩子就與其他家庭一樣嗎?難道這些家庭都有完整的一父一母可以教育孩子嗎?那是不是也要反對這些家庭養育孩子?

E、同志絕對不會真心愛護領養來的孩子!血緣天性豈是拼圖家庭可比?

說這種話的人,該向全天下的領養家庭致歉,因為這詆毀同志的言論,同時也傷害了那些真心愛護自己養子的家庭。

老實說,我從不相信血緣天性。不過別誤會,我並不是什麼弒親不肖的孩子,我愛我的家人、愛我的父母,但是這並不是因為他們“生下”了我,而是因為他們「養育」了我;比方說,我曾經告訴我的父親,假設當年我在醫院被抱錯了,而現在我的親生父母找上門來希望將我要回,我絕對不會服從,因為對我而言,那對夫妻就只是陌生人、一對提供了精子卵子將我生下的陌生人,我會感謝他們將我生下,但是很抱歉,他們依然不是我的父母。

所有領養家庭以及同志家庭亦是如此,他們領養了一個孩子,陪伴這個孩子走過童年的歡笑、走過青少年的懵懂、走過壯年的意氣風發,他們愛、保護、養育了這個孩子一輩子,卻有人說,血緣天性豈是拼圖家庭可比這種話,來詆毀他們的付出,這要他們情何以堪?

F、同志怎麼可以這麼自私的忽視孩子的意願!如果孩子想要一父一母的正常家庭怎麼辦?

對於這個問題,我只想問一句:請問孩子有選擇自己父母的權利嗎?

比如說我吧,我生長在一父一母、有一個姐姐、家境小康、親子和樂,是一般人所謂的“正常家庭”裡,那麼請問我可以質問我的父親為何不如金城武帥嗎?我可以質問我的母親為何不如林志玲漂亮嗎?我可以質問為何我的家境不如台灣首富嗎?

在我來到這個世界上前,我面對得是一個未知的未來,我有可能生在一個單親家庭裡、有可能家財萬貫、有可能被打罵虐待、有可能被萬般疼愛,而今天我的「可能」比很多人幸福,但我依然沒有選擇自己父母的權利。

在孤兒院的孩子也是,當今天有人要領養他時,他面對的是一個未知的未來,他有可能被異性戀家庭領養、被關愛被保護、過著幸福快樂的日子,他也有可能被同性戀者領養、被關愛被保護、過著幸福快樂的日子,他也有可能被異性戀或同性戀家庭領養、卻被打罵虐待、過著痛苦難受的日子,他也有可能……;當面臨領養時,孤兒院的孩子也是在面對的各種可能性,但是相同的,他們沒有選擇自己父母的權利。

所以對問出這句話的人,我只想反問一句:請問孩子有選擇自己父母的權利嗎?

G、孩子要有一個家!家庭的價值豈能被同志破壞?

對於這個問題,我只想請問一句:家庭的價值何在?在於一父一母、一夫一妻、還是愛?

是的,最後我想談的,很老套,就是愛。

在一段婚姻、一個家庭裡沒有什麼事的重要性比得上愛,與一個你心儀的對象相愛,攜手步入禮堂,而後創建一個家庭,這種幸福無可取代。你可以不喜歡同性戀,但是沒有必要否定他們的感情,他們的感情很平凡,跟所有異性戀一樣平凡,同時美好;你可以不喜歡同性戀,但是利用錯誤的法律去剝奪他們與心愛之人相守的權利,這很不公平並且侵犯人權;你可以不喜歡同性戀,但是對於他們的家庭價值,很抱歉,沒有任何人可以評斷。

說出這句話的人,如果你認為家庭的價值在於一父一母的話,我想請問,今天若是不幸你的父母有一方過世了、或者你的父母離異分居,難道你的家庭價值就不復存在了嗎?那麼容我指出,這樣的家庭價值,會不會太薄弱了一點?

我今天無意貶低異性戀或是異性戀家庭,也沒有要把同性戀擺的至高無上,因為我從不認為這二者有何區別;我是女生、我喜歡男生,他是男生、他喜歡女生,她是女生、她喜歡女生,他是男生、他喜歡男生,這在我看來都是一樣的;我們的喜歡相同,沒有誰的比較高尚或是誰的比較不堪,都是很平凡、很俗套、同時很美好的愛情。

今天同志們在爭取的,只是一個平等,而不是讓他們可以坐享金山銀山、再不必負法律責任、或是讓他們高人一等,他們要的只是一個平凡,一個與心愛之人相守的平凡,在我們看來這麼簡單的事情對他們而言卻是遙不可及的幻夢。

我是一個19歲的女生,異性戀,我已下定決心在這項法案通過之前,我不會結婚,因為我不願意利用一條犧牲他人權利的法案來證明我的愛情。我今天站出來唯一的理由,是希望所有人都可以重視這項法律,即使我的努力只說服了一個人,對我而言也是值得的,我只想成全他們的平凡。

最後,很感謝閱讀完全文的朋友們,無論你得知這篇文章的管道是什麼,我都真心的感謝你們能耐心的看完我的淺見。

我無意挑起爭端,也無意炒作話題,我只是希望,我能將自己相信的事情、用自己的努力傳達出去。

再次的感謝各位,並且請各位多多關注這個議題,不要讓沉默成為阻礙正義的絆腳石。